Mchen

[楼诚]--小段子

"会握枪并不等于会杀人。"烟缸彼时斜斜地倚在桌上,手指翻飞着教明诚拆枪,两遍下来,桌前立着的青年就已经沉默的接过一气呵成的照做了。

"那..."

明诚眼里透着犹疑,他不知道该问哪一个问题,眼前似乎站着一个面目模糊的人。

他现在需要对准这个目标。

对明诚来说,世上无难事。也许是幼时比同龄人吃苦多得多,同时也显得后来被恩赐的生活弥足珍贵,年龄上拖了后腿不要紧,聪明也许没有界定的准确标尺,踏实确是真正的踏实,这世上是没有什么知识明诚学不会的,再说了,还有明楼呢。

他第一次觉得很难握住些什么,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一盘散沙。

“这条路,自保和自杀都很容易...”烟缸用指甲轻轻地叩着桌面,“难的是要去保护别人。”她温和地说完这句,伸手接过明诚手里的枪。

“你才刚刚开始,我只能给你点一盏灯。”

温热的手指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的手腕。

点多了眼镜蛇怕是不会放过我。她闭上嘴想。


长官们的事迹多半是要在后辈圈里传个遍的,特别是在学校里,得披了好几层皮当传说和奇谈。明诚留了心,总在聚会时蹲在一旁装着老老实实的听故事,从醉酒了才漏字儿的间隙里筛细节,可是说来说去,总结起来也就只有一句话。

“眼镜蛇啊,那可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啊。”

是谁呢,不知道。

长什么样呢,不知道。

做过什么事情呢,不知道。

他有点不耐烦了,“那到底是哪里厉害啦,总不会一顿可以吃十个包子吧?”

千里之外为人师表的明长官突然当着全班人的面打了个喷嚏。

--TBC



评论(2)
热度(12)

© Mch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