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chen

[谭赵]浪人情歌

还是一个序章。


深色纱帘隔开的室外,脂肪薄片般的雪花懒洋洋的融化在每一条街道和交错的电线上,从中午一直到下傍晚,并没有要停的意思。天还阴着,转而很快就黑了脸,寒气混着湿气,裹住每个行色匆匆的路人。

浴室里现倒是另一番光景,模糊且闷热,水池上的镜子凝结起水珠又滑下,浴巾和袍子都沾上了水汽,沉甸甸的挂着。赵医生半个身子浮在浴缸的泡沫上,一手撑着脑袋,一手提着半只汉堡,嘴里不停地咀嚼着,隔着雾气看向正给他埋头拆外卖袋的谭宗明,一会儿眨一下左眼一会儿眨一下右眼,再一抬头看他又是面无表情的在嚼嚼嚼,极其无辜,带着让人咬牙切齿的可爱。

还有一个小时赵医生轮值,现在再打什么心思已经来不及了,谭宗明卷着衬衫袖子哗啦哗啦的扯着袋子,蓦然一只手伸来,拎着一片沾着酱料的生菜叶,跃跃欲试的就往他嘴边送,谭宗明现在只想翻白眼。

然而对方已经在无数次的实践中证明了什么叫不知道收敛,捏着那片菜叶在他嘴边晃了好几圈才悻悻地缩回手,谭宗明眼疾手快的抓住那只手腕,就着赵启平温热的指尖将那片菜叶吞下去,舌尖在指腹上勾了一圈,似是很满意的放开。

“谢谢。”他很客气的眨眼道。

商人重利的本性在此时一览无遗,但随即被对方愤恨地甩了一脸水。

谭宗明抹了抹脸,望着对方轻蔑地笑了一声,甩了鞋子一脚踏进浴缸,兜起一捧水哗啦啦铺天盖地的浇上去,荡起的水波溢出浴缸的边缘溅在地上,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。


半个小时后停战熄火,两人累的气喘吁吁,浴室漫天的泡沫,小赵医生擦了个半干,打开门踏出去一脚又皱着眉叫冷缩进来,猝不及防被谭宗明一条浴袍从身后裹上来,两人的热度被罩在一起,无声地炸开火花,两人推着对方,又着急地尽可能往对方身上贴紧,就像一个大型玩偶跌跌撞撞地往外走,出了门外才听见谭宗明的手机坚持不懈地响着。

“喂,安迪?”谭宗明翻了个身,抱着赵启平轰隆一声倒在沙发上。

“老谭?”小赵医生赫赫赫赫地笑着,假惺惺地伸手去关心他的腰,一手按在他的肚皮上,一手去挠他痒痒。

“这么晚打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......哎哟小王八蛋你住手哈哈哈我警告你...”

安迪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,原本几个姑娘喝了点酒不能开车,她只好打个电话麻烦熟人,看来现在,老谭自己怕还是忙着。

“没事的,正好一会儿也要出门,就顺路带你们一下,不过可能要等我一会儿。”

“那好,麻烦你了,谢谢。”几个姑娘在一边难得都醉了红着脸笑闹着,安迪挂了电话,松了口气,又暗自思忖起来。


“起来起来,刚刚还念叨着要迟到了。”谭宗明见赵启平趴着没打算动,摸了摸他的头发催了一句。

“一晚上谭总都没什么反应,是不是不行了呀。”肚皮上闷闷的声音传来。谭宗明一发狠,揪起手下那丛头发,对上一双晶亮又委屈的圆眼,本来就不太舍得,此时赶紧放了手,讨好似地又揉了两下。

“不然现在就实践给你看一下到底行还是不行。”他微笑。

身上的人蹭的一下蹿起来,扯走浴袍裹着跑回房间,还顺手甩上了门。

哎,小没良心的。



从医院折腾了完了回来--小没良心的说早上要喝粥,得意洋洋的给他留了一个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吻,就把人推走了--绕两条街去接安迪,他车上载着两个已经昏昏欲睡的姑娘,安迪载着两个,一路无话,送到欢乐颂楼下的时候他才看到安迪对着他满脸的欲言又止。

“没事没事,你没打扰到什么,我正好送他去值班。”他笑开了。

安迪松了口气,又补上一句:“所以你们是真的...?”

“嗯。”

安迪跟他比了个ok的手势,转头就走。


“哎!我鸡块还没吃完!!!”

谭宗明摸出震动的手机,微信提示一条新消息。


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Mchen | Powered by LOFTER